巴菲特:投资的时候 悲观主义对你有帮助
来源:[东方早报] 20090331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掌控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2月28日发布巴菲特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这类信一直都以平和亲切的行文和智慧幽默著称。以下是《华尔街日报》节选的部分内容:

  关于投资:

  我们就像迷途小鸟

  008年,我在投资方面干了不少蠢事。我至少犯了一个重大错误,还有一些错误不那么严重,但也造成了不良后果。……此外,我还犯了一些疏忽大意的错,当新情况出现时,我本应反省自己的想法、迅速采取行动,但我却束手不前。

  年终之际,大大小小的投资者都是伤痕累累,困惑不已,就像误入羽毛球比赛的迷途小鸟。

  我们确信,比如说,经济在2009年将会混乱不堪,而且可能还会持续,但这个结论并不能告诉我们股市会涨还是会跌。

  关于经济:

  猛药会带来副作用

  不久之后很多重大方面完全停止运转。整个国家的口号都变成了我小时候在餐馆墙上看到过的格言:“我们只相信上帝;其余人等请付现金。”

  用扑克牌的术语说,财政部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都已经“全部跟进”了。如果说此前为经济开出的药都是论杯装,那最近就是论桶。几乎确定无疑的是,这些以前无法想像的猛药会带来不好的副作用。

  要让金融系统避免彻底崩溃,政府去年采取的强有力的紧急措施必不可少,无论可能出现怎样的负面影响。一旦出现彻底崩溃,对我们经济中的所有领域都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不管喜不喜欢,华尔街、普通民众和美国各界人士都处于同样境地。

  不过,在这片坏消息之中,别忘了我们的国家过去曾经面临比当前严重得多的困境……美国从来不缺挑战。

  地方政府将来会面对比现在更困难的财政问题。我在去年的报告中谈到的养老金问题会成为地方政府困境的一个重大组成部分。许多州市2008年底检查资金状况时肯定都惊恐不已。资产与当前负债实际精算评估值之间的差距简直大得惊人。

  关于衍生品:

  得吃几片阿司匹林

  更高的“透明度”——政治家、评论员和金融监管机构最喜欢用这个良方来避免将来出现严重问题——对衍生产品导致的问题也无能为力。我没听说有哪种报告机制能够大体不差地描述和衡量庞大复杂的衍生产品投资组合的风险。审计人员无法审计这些合约,监管机构也无法进行监管。当我读到使用这类衍生工具的公司10-K年报中“事项披露”部分时,我只知道自己最后对这些公司的投资组合状况一无所知(然后还得吃几片阿司匹林缓解头痛)。

  关于房地产:

  2009年难以好转

  目前的房地产崩盘应当会让房屋买家、贷款提供商、经纪商和政府学到一些简单的教训,而这将确保房市将来的稳定。买房的时候,借款人应当实打实地预付至少10%的首期,月供也要在借款人收入可以轻松负担的范围之内。借款人的收入情况要仔细核实。

  居者有其屋虽然是个很美好的目标,但不应该是我们国家的首要目标。防止止赎才应该是努力的方向。

  去年的房屋销售情况很糟糕,2009年看起来不会好转。不过,面对价格合适的高品质经纪公司,我们还是会继续出手收购。

  关于风险与投资:

  乐见价格下滑
  
  人们撰写这10年的金融史时,肯定会提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和本世纪初的房地产泡沫。但2008年底的美国国债泡沫可能也会被认为几乎与前几次泡沫一样非同寻常。

  我们有585亿美元保险“游浮额”——这些资金并非我们所有,但由我们掌控并自主投资——丝毫没有损失。事实上,客户在2008年支付了28亿美元让我们持有这些游浮额。查理·芒格(巴菲特合伙人)和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伯克希尔一直在对企业和证券展开收购,而市场的混乱为我们的收购交易提供了助力。投资的时候,悲观主义对你有帮助,而盲目乐观会害了你。

  另外,我们继续持有的债券和股票的市值随市场大势出现大幅缩水。查理和我对此并不担心。事实上,如果有资金可以增加头寸,我们很愿意看到这样的价格下滑。

  同样,2006年收购PacifiCorp时,我们大力发展风力发电。当时的风力发电量为33兆瓦。现在达到794兆瓦,而且还在继续增长。(在PacifiCorp,我们还发现了另外一种“风力”:这家公司当时有98个经常开会的委员会,现在只有28个。)

  几年前,我们的竞争对手被称为“杠杆并购机构”。但杠杆并购的名声已坏。因此,用奥威尔的说法,并购公司决定改名换姓。不过他们此前业务的基本组成部分并没有变,包括他们深爱的收费制度和对杠杆的热爱。它们的新称号成了“私募股权”。

  • 益民多利
    债券基金
    (560005)
  • 参与分享中国经济成长与资本的长期稳健增值,通过组合投资,在保证资产安全和流动性的前提下,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稳定增值。
  • 了解详情>